您的位置: 宁波资讯网 > 星座

琵琶女说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9:04

弦外之音,心内之苦,都在他两只眸子的深情中乖乖地流淌出来了。

此刻,若一头扑在他的怀里,即便是默默地死去,也是对我最好的安葬了。

白郎看出了我的渴望,曲终泪罢,夜色正寒,他邀住了行船。

斜月临窗,红烛静照。香炉中透着蒙蒙烟气正在屋中环绕。

“奴婢参见大人。”

见我款款俯身,他已是抑制不住的激动。

“不必拘礼,你我一见如故。”

他轻轻地扶我的腰,留恋着我眉间的颜色。

“一见如故,我们见过?”

听我如此生分,他竟心有不快,抚须长叹:“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大人所言有理。”我舒眉一笑,倾慕他的才学。

“美人……”

他凝视着我放而未收的笑意,两只手款款地贴近。

确定我不会反抗后,他抓住了我的腰,而后是我的脸,任由他尽情地吻着,直到吻到了我温热的泪。

“美人何故泪垂?”白郎轻问一声,手指贴着成行的泪珠轻轻划动。

“奴婢……”

“奴婢……”

我不知如何解释。

“怎么还是奴婢?同是天涯沦落人!”白郎气愤我没有领会他富有才华的诗句,他抱我上了床,闭上帷帐又悠然地为我解释。

我是逃不出去的,白郎让我做他的人。我祈求永远,但也许只能是今夜。那么今夜,我将又被爱一次,然后又被抛弃一次。

“不要,你不要……”

我失声地一叫,掐红了他急切的手。

白郎只有淡淡一笑,道:“君久历风尘,何必矜持乎?”

那一刻,我松开了手,甘心地沦为了他的玩物。

锦帐中,香榻上,我不过是错把一时之兴当成了永久的归宿。

世事无情,人何多情。

江州司马依然是江州司马,我的琵琶依然是我的独奏。

白郎倦矣,整衣而出。

浔阳江外,等待我的,还有无数个被感动得泪眼潸然的夜晚和醉不成欢的送别。

共 6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风尘女子的故事。她长得迷人,才艺更迷人,因此引人迷恋。她总以为某人会是她的归宿,可最后都只是她的过客,她的命运只能如此,日复一日。这篇小说写出了风尘女子的无奈之情,欣赏,问好。【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7-06-26 20:59:09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广安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南充治疗睾丸炎医院
延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广安男科
南充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