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波资讯网 > 体育

焚天剑帝 正文 第六十章 练习剑诀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2:53

焚天剑帝 正文 第六十章 练习剑诀

“师兄,我们现在怎么办。”一个弟子强压住内心的恐惧,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杀了他!难道你想养虎为患吗?”张龙正在气头上,看自己小弟居然说出这样白痴的话,不满的喷了他一脸口水。

“可他现在有雷长老撑腰,又已经引起了宗门的重视,恐怕甚为不妥。”另外一人摇了摇头道。

“那你说怎么办?”张龙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张师兄,我……我有办法。”

此时,吴寒已经爬了起来,战战兢兢的道:“那小子虽然现在春风得意,但并不是没有破绽。”

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不显得那么颤抖,吴寒继续道:“在矿坑的时候,我见到秦冲和有个叫武坤的弟子有冲突,所以留了个心眼,暗中已经把武坤给做掉了。”

“武坤?”张龙眯着眼思付了稍许,并没有听过武坤的名字。

“嗯,他可不是普通的弟子,他的舅舅,是雷剑宗的长老,现在他一死……嘿嘿”捉着,吴寒阴沉的笑了起来。

“那雷剑宗那老家伙知道了么?”张龙眼前一亮,瞪大了双眼,迫不及待的问道。

“知道了,而且知道杀他侄子的人,就是秦冲!现在,那老家伙正愤怒着呢,已经放言要杀了秦冲。”吴寒幸灾乐祸的道。

“但是门派中可是不允许随意厮杀的,哪怕那老家伙是长老也不行。”武坤皱了皱眉,有些忧虑的道。

“师兄你就放心吧,雷剑宗的长老才没那么愚蠢呢。他已经正式向火剑宗约战,说要搞一个两宗比斗。比斗的前提,是两个内宗都只能派出新人。虽然比斗的方式我还未打听到,但毫无疑问,这次比斗肯定是冲着秦冲来的,那老家伙一定是想在比斗的时候杀了秦冲!”吴寒一口气把一切都解释得清清楚楚。

“那万一到时候秦冲拒绝参加怎么办?”张龙质疑道。

这样纯粹斗气的比试,秦冲完全可以拒绝。

“哼,一天前他还能拒绝,现在嘛,就算他拒绝,雷长老会答应吗?”吴寒得意的冷哼一声道。

“对!这小子这次洞府修炼引起了那么大的轰动,恐怕已经到了妇孺皆知的地步,就算他想不参加,雷岩也绝不会答应,到时候,秦冲插翅难逃!”另一个弟子跳出来道。

“好!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张龙对这个办法显然也是极为满意,拍了拍吴寒的肩膀。

以他的资历和年龄,向秦冲挑战肯定会遭受质疑,现在有长老堵枪口,何乐而不为呢。

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巨大的陷阱中,秦冲此刻正应付着一些想收他为弟子的长老。

虽然灵气洞府中修炼让秦冲直接突破两级,更得到了“剑涡淬体”这种难得的炼体功法,但同时,麻烦也是不断。

不停的有长老试图说服秦冲做他的亲传弟子,并且一个个都允诺了大量的好处。

相比起雷岩,这些长老可就要大方的多。

这一切如果换做别人,肯定屁颠屁颠的就答应了,但秦冲有着自己的打算,并不想就这样被束缚。

即便如此,他也不能一口回绝了那些人,只能左右敷衍着。

这时候,宋庆倒是给秦冲减轻了不少负担,一个人大包大揽,大肆吹嘘自己是天上有,地下无的绝世天才。

只不过吹嘘了半天,基本无人理他,让他很是受伤。

耽搁了几天,秦冲总算是勉强摆脱了纠缠,回到了云凌峰。

仍然是那道熟悉的身影在门外守候,但每一次回来,秦冲都能感受到家的温馨。

自从冰息树树心所制成的手镯给妹妹带上之后,秦霜的气色就一天天好了起来。

甚至在那美艳俏丽的脸蛋之上,还有浮现出了一丝红润的光泽,让秦冲忍不住兴奋得将妹妹抱起来转了好多圈。

秦霜是秦冲唯一的亲人,只要她身体健康,秦冲就算是付出再多,也觉得值得。

“怒龙啸天!”

云凌峰山间,一道声音铿锵而出,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只见数道腥红的剑气扑天而起,犹如翱翔天际间的腾龙,奔腾在这空旷的原野之中,似有劈裂苍穹之意,蔚为惊人。

可惜,腾龙还在翱翔,那驱使着剑气的秦冲,突然有种后继无力的感觉,无奈收招。

方才还在张牙舞爪的龙影,霎时间像是被什么斩断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地上被剑气削整过的花草,好似也在不屑这一剑,仍旧傲然的挺立着。

自从秦冲得到了炼体功法,力量有了显著提升之后,修炼剑走游龙第二招的条件,他已完全具备。

剑武魂仍旧如当初一般,将第二招怒龙啸天放到了极慢的速度,让秦冲能看清楚其中的细枝末节。

作为剑走游龙残本的第二招,怒龙啸天只需要劈出二十四道剑影即可。但劈出的剑影越少,却是越难修习。

尽管有着剑武魂这样逆天的存在,秦冲仍旧无法在短时间来练成第二招。

不过就算再难练,秦冲也只能咬着牙坚持

焚天剑帝  正文 第六十章 练习剑诀

因为现在已经进入内宗,那里的竞争实在太过残酷,如果不尽快提升实力,只怕就会成为垫底的存在,人见人欺的命运,依旧无法摆脱。

“再来!”

不顾已至疲惫的身心,秦冲抓起断剑,再次怒吼而起。

数天后。

秦冲静静的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毫无声息。

被吵闹了多日的鸟虫蚁兽,在试探了许久之后,终于忍不住离开了巢穴,又欢快的找回了原属于它们的地盘。

甚至有只花花绿绿的蝴蝶,停在了秦冲的鼻尖,好奇的打量着人类那紧闭的双眼。

就在蝴蝶还想进一步细观之时,那对漆黑深邃的眼眸,蓦然睁开,射出两道寒芒。

“起!”

秦冲眉角微挑,拄在地上的断剑应声而起,轻快的对着秦冲的手势舞动着,如同跳跃的精灵,舞姿优美。

但下一刻,气势突变,精灵猛地一颤,生出了恐怖的獠牙,似变异的毒蛇,闪电般的刺出。

就连空气,也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剑啸,凄叫着分裂而开。

二十四道耀眼的红芒从空中一闪而过,直破天际,令沧海沉浮!

收剑,秦冲已显刚毅的面庞,浮现出满足的笑意。

四周的草木,此刻已尽皆被齐根而断,只留下一片狼藉。

剑走游龙第二式,怒龙啸天,成!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在那里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在那条路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在那个位置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在那个地段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