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波资讯网 > 健康

煤炭总量控制路线之争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6:35

尽管对煤炭总量控制已是大势所趋,但如何控制却在学术界内争论颇多,这意味着控制煤炭消费总量之路不会太平坦。

“天然气的价格肯定是控制不住的,涨价是大势。”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原副局长白荣春在4月20日的一场关于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的论坛上频繁“抢词”。当能源基金会北京代表处电力与可再生能源项目主任王万兴说“应当降低天然气价格”时,坐在旁边的白荣春就忍不住凑到王万兴手中的话筒前说上几句。

这个围绕煤炭展开的论坛“火花四溅”,讨论已不再局限于煤炭本身,与之相关的新能源产业、天然气行业等被广泛涉及,王万兴认为,随着国内供应量的增加,未来天然气的价格将被降下来,但白荣春却强调,“对天然气的价格不要太乐观。”。

持续仅短短半小时的论坛,几位嘉宾就如何将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的指标分配到各地等多个话题互相“抢词”,上演了一场保守派与激进派之争,在一些数字和观点上,四位嘉宾针锋相对,理论研究者明显乐观一些,而有过实践管理经验的官员白荣春要谨慎得多。

已经从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原副局长位置上退下来的白荣春,并不愿意被提及之前的头衔,他更愿以专家自居,并将在一起讨论的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分析和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姜克隽和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北京办事处能源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称为激进派。

近期公布的煤炭行业十二五规划中,提出在2015年将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41亿吨,姜克隽和杨富强均提出了一个更低的目标,杨富强认为,到2020年,国内煤炭的消费总量应当控制在30亿吨以内。

双方的争论还体现在更多的细节上,姜克隽和杨富强认为,为控制十二五煤炭消费总量,需要将强制性的煤炭消费指标,下达到各地,但在白荣春看来,在十二五期间这个任务完成起来有难度,需要稳步推进。

讨论环节之前,杨富强已经在主题演讲中描绘出一个控制煤炭消费总量的路线图,“只要电力、冶金、水泥、化工等高耗能行业,都达到高效利用煤炭的目标,就可以把煤炭消费的目标极大的压下来。”他强调,目前中国的煤炭使用效率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能源消耗企业应当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

白荣春则简单明了地提出了应从改变煤炭消费模式、提高煤炭的清洁利用、并考虑发展可再生能源三方面着手。王万兴对此表示赞同,两位“抢话筒”的专家在大方向上认识一致,他们认为,身为产煤大国的中国,在控制煤炭消费总量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住院费用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官网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治疗费用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