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波资讯网 > 美食

王微视频竞争开始变好玩会有主流网站倒掉

发布时间:2019-11-25 09:36:01

  王微:视频竞争开始变好玩 会有主流站倒掉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土豆CEO王微

  月19日消息,土豆CEO王微在接受接受腾讯科技《中国100位互联CEO全景调查》时表示,视频行业的竞争已经到了最好玩的时候,会有主流的视频站在接下来的竞争中倒掉。面对视频站没有盈利模式的说法,王微回应到 我觉得很奇怪,说视频没有盈利模式的人脑子可能进水了 。

  王微指出接下来的一年将是视频分享站最艰难的一年, 接下来的游戏会复杂了 。王微认为,对内容的争夺和巨头加入竞争,使整个行业进入到一个真正开始四方混战的时候, 所以现在是最好玩的时候 。

  最主要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王微表示现在一些主流的视频站未来将会倒掉。王微把视频行业的竞争比作过河, 如果你不小心把自己搞的很庞大,但是是浮肿的,脚底下没踩稳当,所以不知道被冲到那里去。

  9月17日下午,土豆高清版 黑豆 ()beta公测版本正式上线。王微表示,黑豆的上线有助于土豆将有价值的视频流量划分出来。 灰色 的这些流量,不会给用户、广告主、内容方、带来价值 ,王微希望在区分之后能够真正产生价值。

  流量、带宽,这些东西是属于一个黑洞 ,王微表示好的内容才是视频站真正的竞争优势,他认为如果因为在内容上的投入引发视频站新一轮的 烧钱 是一件好事。

  王微认为所有的媒体公司竞争的就只有两个,英文是两个C,一个是内容一个是覆盖。 现在我们把覆盖竞争到七七八八了,所以内容的竞争是下一步最重要的一块。

  同时,王微透露土豆接下来将向内容放开放一个平台,使之能够进入土豆的后台,对与其相关的内容进行标记、删除和处理,这也是土豆处理版权问题的一个新的举措。

  谈到新崛起的视频站Hulu,王微表示Hulu可能盈利会更快一些,但是他认为Youtube的潜力仍然巨大, 到底那个模式更好一些,长期很难说,大家各自有自己的机会 。 (文/孟鸿)

  以下是本次访谈的文字实录:

  黑豆 将帮助土豆区分出有价值的流量

  腾讯科技:大家好 ,欢迎收看腾讯特别策划,中国互联CEO全景调查,今天我们请到的事土豆 CEO王微先生,请王微先和大家打声招呼吧。

  王微:大家好。

  腾讯科技:王总,我们知道现在土豆新推出了黑豆产品,所以我们很关心为什么会想到推出黑豆这么一个产品。

  王微:因为之前土豆视频分享平台上这么多节目混在一块,导致所谓产生的流量虽然规模很大,但是没有办法进行划分。我们觉得这些没有办法进行划分的流量是没有办法用的, 灰色 的这些流量,最终不会给用户带来价值,对广告主、对内容方、对我们都没有价值,所以我们希望通过黑豆把这些内容进行区分。之前大概可以把它当成一个没有区分的工业废水,希望在区分之后是那里就去那里,真正产生价值。

  腾讯科技:您说的流量区分之后会产生价值,黑豆对我们有一些特别重要的意义,您能介绍一下这些意义在什么地方?

  王微:最主要的是高清的好的用户体验,希望我们的用户上到黑豆这块,看起来的时候觉得非常爽,接近DVD的播放效果。第二,黑豆上面的内容都是我们正版或者是授权的内容,这里面相对来说都有多多少少程度不一的独家、排他性。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借黑豆对内容方、内容的制作者获得一定的回馈,以及收入上的回报。第三,对品牌广告主来说,因为我们土豆一开始侧重的就是品牌广告,希望能够在这样一个品牌比较统一的区域里,能够让品牌广告主针对受众投放更加有效的广告。这样几块加在一起,希望这样对我们将来的收入也会有比较好的帮助。

  腾讯科技:刚才您谈到了收入的帮助以及品牌广告主的问题,我想知道为什么高清的黑豆的推出,就会使得土豆能够通过它更赚钱呢?

  王微:大家想一下,第一是目标受众是什么?第二如何获得这些目标受众?第三,性价比是什么样的。目前在土豆现有的平台上,这些内容都是混在一块的,很多品牌广告投放不清晰。对品牌广告主在投放广告的时候,很难对自己的目标受众进行区分。传统的情况来说,也可以针对和自己的广告内容比较匹配的进行投放,比如说像登山喜欢投放在户外。现有的视频分享平台,所有的内容都杂在一起,难度非常大,这是第一。

  第二,就体验来说,现在视频分享的品牌,我们能够分享的广告形式,还是一些横幅广告这些东西。当然它的效果比我们常见的横幅广告会强一些,但是还是有横幅广告的性质。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借黑豆,在相对独立的一个平台中出现更有冲击力的多媒体广告形式出现。这两块是非常关键的,当然我们觉得互联广告的价值性价比来说是远远超过传统媒体的广告价值。

  腾讯科技:刚才您提到独家、正版、DVD画质,这些东西让人听起来很有欲望,但是这会带来整个成本有很大的提升,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性价比的问题?

  王微:其实还好,我们算了一下,成本主要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基础设施的带宽,服务器这块的投入。另外一块就是版权的投入。从基础设施投入来说,带宽和服务器的投入,我们原来就有一个非常巨大的络在那儿放着,只要调出一小部分来就足够黑豆的使用,而且整个成本来说,单从带宽只会增加30%左右,不算太高。同时,我们非常希望能够把花在内容、版权成本上的投入提高很多,我希望我们花很多钱在版权成本上,这样也会看到证明给内容商,我们作为渠道是有能力把这些很好的内容卖出价值来,能够把广告卖出钱来,这样才是真正证明渠道是有价值的,内容商才会有动力做更好的内容。

  我觉得空间还是非常大的,互联广告价格只有传统广告价格的,真的只体现了它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的价值。

  土豆盈利要到2010年

  腾讯科技:有些友在络上看正版的东西,可能更愿意看海外的一些东西,海外的视频可能制作更精良、更吸引人,我们在国外的版权上有没有这样的考虑?

  王微:我们现在有很多东西,比如说港剧,台剧、韩剧这些东西,当然台、港剧其实不算海外。我们用户大部分看的还是亚洲的内容,发现像美国、其他一些海外的(片子)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受众群体,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们觉得这是鸡和蛋的问题,国内现在为什么没有机会做出那么好的内容,就是因为它难以获得很好的补偿,现在拍摄一部片子非常长,就是因为整个的体系在鼓励他们拍摄这些类型的电视剧。如果我们真的给他们提供好的机会,提供给那些做好玩东西的人一些机会,我不觉得中国人的创意会比国外的人差。

  腾讯科技:刚才您提到黑豆会购买真正独家的东西,这是否会引发视频站会围绕这些内容进行一番争抢,又出现一轮的烧钱?

  王微:这样是真正有价值出现,这是有意义的事情。如果之前是比较流量、带宽,这些东西是属于一个黑洞,你的竞争优势是什么,其实没有任何优势何言,无非是谁快、谁慢,谁投的钱更多一些。而当你把钱真正花在内容上,鼓励更好的内容出现,让生态圈真正建立起来,这是真正发展的意义。

  当然不是说我们不投入再带宽上,我们同时还在投入的,只是说现在被忽视的内容投入大家一起来面对,一起来提高。

  腾讯科技:大家一起赚钱,我想说黑豆什么时候能够为土豆赚钱呢?

  王微:现在大家一方面对整体的经济环境不是很看好,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大家又对络广告还是充满信心,原来预期是50%,现在可能是30%,但是在整个这样一个艰难的冬天的环境下,我想整体来说黑豆应该会很快的出现效果,但它让土豆达成整体收支平衡,因为视频站基础投入太大,我估计要到2010年。

  腾讯科技:黑豆才能让土豆盈利?

  王微:加上土豆一起。

  腾讯科技:大概收入多少钱,您觉得才会达到收支平衡或者是盈利的水平?

  王微:我们的收入没有办法做到一年三、五亿人民币,谈收支平衡都是扯淡。

  腾讯科技:三、五亿相对于很多互联企业讲,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王微:视频站就是这样,是一个产出很大,投入很大的领域,如果做不到十亿、二十几亿、几十亿收入的规模,从视频这块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像电视几百亿的收入,如果说视频互联做不到这一块,至少可比性就不用说了。

  土豆目前没有下一步的融资计划

  腾讯科技:刚才我们谈到很多投入、投资的事情,我们知道黎勇劲先生加盟了土豆,他的加盟会给土豆带来什么呢?据说他也负责一些销售方面的工作?

  王微:他负责销售还有商务合作,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当时他还在集富亚洲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投资者。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当我们第二轮融850万的时候,当时他决定投给我们的时候,从来没有听说过Youtube是干什么的,纯粹从这个行业理性分析的角度来说,在这两三年的时间里,我们一直花时间在思考,现在我觉得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思考,现在是视频站最关键的时期。

  腾讯科技:不知道您有没有给他定一个任务,比如说今年必须要完成多少钱?

  王微:我们当然有内部的任务,目前为止我们的收入远远超过视频同类型的站,就算是这样压力还是很大,相对投入来说,我们的收入还是太小了。

  腾讯科技:黎勇劲有投资的背景,因为土豆之前的融资也很顺畅,他的到来会不会带来我们下一轮的融资?

  王微:现在我们没有计划再去融资,这一轮我们是四月份做完的,5700万美元,首先我们的现金非常的丰富,所以先让我休息休息,这三年时间不到,我融了四次资,也是很累的,所以要休息休息。

  Hulu比Youtube更容易盈利

  腾讯科技:刚才提到当初黎勇劲投资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听说过Youtube,现在Youtube很火了,但Hulu出现了,您怎么看Hulu的出现,这种模式的兴起?

  王微: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一个尝试,Hulu应该是五月份冒出来的,我觉得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在新的形式刚出现的时候,大家很容易被形式的本身所迷惑,大家一想到视频就会想到Youtube,或者在中国想到土豆类似的东西,但是我觉得视频这个词本身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就像流量这个词没有任何意义一样。比如你说文字,你说我做一个文字站,没有什么意义可说,到底文字是什么,你在做什么,这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Hulu是另外一种尝试。Hulu是非常有实力的电视台,把自己的内容直接移植到互联上播出的形式。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另外一个反向。而Youtube是个人,机构想要达到宣传的个人视频,我们相对来说低价值的视频,相对单个价值比较低的视频,而Hulu中出现的是高成本、高价值的视频,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和做法。他们之间是否会形成竞争,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但是更多的是模式上的竞争,而不是说他们直接会有内容上直接的冲突。因为用户在Youtube上看到的东西和在Hulu上看到的东西不一样。

  腾讯科技:谈到模式,您认为Hulu和Youtube那个模式更好一些?

  王微:我想如果是单纯挣钱,可能Hulu更快一些,用户群体更容易分析,卖广告也更容易一些。Youtube想要获得收入,因为它本身这些内容就是新型的内容,纯新的内容,以前没有出现过的。所以它的广告形式会需要花一些时间来看。到底那个模式更好一些,长期很难说,大家各自有自己的机会。

  腾讯科技:很多人谈到视频,甚至谈到中国的视频站说有的是点播,有的是分享,这种分享的模式前一段时间受到的质疑比较多,您怎么看待这种分享模式不被看好的情况呢?

  王微:我觉得可以理解,一开始出来被人质疑,我已经被人质疑好几年,已经习惯了。质疑的问题,一般是版权的问题,带宽成本的问题,广告收入形式的问题,这三个问题是一直存在的。除了版权的问题,其他两个问题,我觉得不是问题,这个带宽其实很容易解决,看它成本分配量上的播放是很低的。第二,广告形式上是有很多方法来解决的。第三,版权却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只靠我们自己去解决,我根本没有解决办法。这怎么办?所以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两方面,一方面我们自己做黑豆,基于土豆视频分享平台它是没有任何解决办法的,那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拿出黑豆来。第二,同时还需要做内容方参与进来,我们会开放一个平台,让内容方接下去,能够进入土豆的后台去,对自己的内容进行标记、删除和处理,它可以自己去做。这样才可以把视频分享原来没有解的这块问题,现在获得一定程度的解决。

  腾讯科技:开放平台让内容方进来,我不知道这种意义是什么?是让他们把不属于他们版权的东西删掉吗?

  王微:为什么说无解呢,因为我们土豆自己是没有能力判断上传上来的视频到底上传人是谁。举个例子,我可以列出几百个这样的例子上来,你看到我们的电影传上来,看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好奇害死猫》,当时是有整个片子传上来,还有精彩花絮、各种各样后台精彩的东西,这是谁传的呢?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制作方自己传上来的,希望在片子推出前达到一些宣传的效果。电影就是这样的,且不说其他的一些形形色色的东西,中国又没有实名制,我们没有办法控制,所以最终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对这个内容进行处理。我们现在可以做到的是,非法的可以进行判断,黄色的因为是法律禁止传播,我们直接就可以去掉。但是除此之外的,我们只能请版权方自己来进行判断,你告诉我这个电影是你的,或者不是你的,我们就可以对它进行处理。

  黑豆不会分出去独立运营

  腾讯科技:黑豆是不是代表了土豆对分享模式的转变呢?

  王微:其实是这样,土豆一直会是内容分享的形式,我们最早开始做就是内容分享形式,我觉得它有很多特别的优势,是绝对不会放弃的。用户观看的内容很多是灰色的内容,这一内容很多不应该通过视频分享的形式出现,它应该是在Hulu这样的平台中出现,你在这里看到的电视剧或者是电影,这是电视的观看形式,这是点播的观看形式,而不应该是视频分享。但是没有办法,用户传上来的就是这些东西,怎么办。所以我希望黑豆可以让土豆专门做自己该做的视频分享的事情,把它做好,自我表达、参与、社区互动,这些东西是土豆该做的事情;黑豆就是追求观看非常好的体验,高清、高价值、点一下很快的播放、筛选,这是两个不同的意愿。

  腾讯科技:我们将来会不会把黑豆和土豆分开来做?

  王微:其实现在已经分得很开了,你可以看到黑豆的感觉和土豆完全不一样,播放器、编码器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换个域名是比较麻烦的事情,因为政策法规的约束不可能再成立一个新的域名。

  腾讯科技:我们看到Hulu,黑豆的界面表现形式和Hulu有点像。

  王微:这件事情很有意思,我们想做这件事情是从今年二、三月份,我们开发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了,很巧的,我们每次想做什么事情,当我们最早开始做土豆的时候,做了一段时间,Youtube出来了,人家说我们抄Youtube的。现在我们做黑豆一段时间,Hulu又出现了,人家又说我们抄了。还好我们后面还有一系列的东西要做出来,如果不幸又碰到什么东西我也没有办法,说明我有抄袭的预见性。

  内容是视频站下一步最重要的竞争

  腾讯科技:之前我也采访过一些CEO,也问过他们去创业的问题,有些会说选择比较看好的视频领域。如果是您,让您现在重新来过,您还会选择视频进行创业吗?

  王微:这个问题,我和黎勇劲三年前第一次谈到土豆的时候,我就聊过这个事情。我说只有两个东西我感兴趣,到今天还是这样,如果让我重新来过,我要不就做和视频相关的,要不就做和络游戏相关的,只有这两个。

  腾讯科技:您也是看好视频,可能很多人都说视频没有盈利模式,您为什么还要进入视频来呢?

  王微:我觉得很奇怪,说视频没有盈利模式的人脑子可能进水了。

  腾讯科技:您觉得视频有盈利模式,现在假如您重新来做,肯定有一个比较吸引用户的理由?

  王微:这个问题是要从零来做。如果我还有心思想做假如我不干土豆,我去干什么的话,我们董事会的人大家都会乱脚踹死我,我现在的心还在完全沉浸在现有的工作中,迎接很多的挑战。

  腾讯科技:其实我们是想知道,视频站的核心到底是在竞争什么?

  王微:其实竞争的是内容和用户,所有的媒体公司竞争的就只有两个,英文是两个C,一个是内容,一个是覆盖,只有这两个东西。现在我们把覆盖竞争到七七八八了,但是内容这块完全没有什么竞争,现在内容的方式面临了我们完全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内容的竞争是下一步最重要的一块。

  将会在社区建设方面投入精力

  腾讯科技:现在针对用户来说,我们在这里看和在其他站看区别不是很大,用户如果有一些想表达的,比如写影评会在一个论坛里写很多很多,会有很多交流,大家在一个视频上会跟贴,讨论很多问题,但是在单纯的视频站来说,这种交流比较少。

  王微:第一问题是没有黏度,这也很简单,也是因为有很多的选择存在,在那儿看都一样。比如,我想看一个《放羊的星星》,你在土豆、和在腾讯、新浪等等看都没有什么,我没有那么自恋,觉得用户是希望土豆来看《放羊的星星》的,它是因为《放羊的星星》而在土豆上看,所以要形成黏性,就是将来有一天很多东西只有在土豆才有,所以黑豆有最重要的一点,内容是相对的独家排他性,内容必须有独特性,这是一块。

  第二块来说,社区的问题。这个我也在花很大的精力在改善。但是这块可以发现,视频站大家都碰到了很大的瓶颈,我们在思考这件事情,希望说在黑豆推出之后,有个时间回顾一下,在社区上能够做一些相应的工作。

  腾讯科技:刚才我们谈到Hulu的问题,还有Youtube的问题,有些视频站会不会模仿Youtube,因为Youtube至少是国内视频站模仿的对象,或者至少是很好的一个同行。

  王微:一年前有200个。

  腾讯科技:我们发现它背后有Google,不用现在盈利,虽然他们现在也没有获得很好的盈利模式。

  王微:说是这么说,但是Google也希望他们盈利了。

  腾讯科技:Google的产品线很多,有很多战略性的投资,希望能够将来和视频相结合,但是视频站比较的单一,没有那么多产品线,Google可以和大家一块耗,但是这是其他视频站面临比较严峻的问题。

  王微: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大家都会碰到同样的问题,在你多元化之前一定要有一个单一的收入来源。在开发之前,是先有一个聊天软件,先撑起来才能谈到其他。Google在视频出现之前,先做出的是搜索。我们相信,我们正在做的黑豆和土豆这两个视频平台上一定能够获得回报。很多事情我做一,一能够放大这很好,我做一加一,你会发现最后是小于二,投入两倍的精力,最后发现小于二,这不是有什么好处的。所以我们现在把第一先做好。你发现两年前门户刚刚进入视频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视频站没有戏了,都被门户灭掉了,但是现在看他们的视频和我们差太远了。所以专心致志在自己稳固的收入来源和核心竞争力之前,想其他的收入来源太傻了。

  视频站的竞争到了最好玩的时候

  腾讯科技:您的博客上虽然写得不是很多,但是每次都有很多人关注。您曾经写过, Wherever you find something nice to do,do it and do it fun,黑豆发布之前有一些口水战的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这些会不会让你觉得更Fun?

  王微:问题这是他们的口水战,大家看不到我的发言。这个事情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我是工程师出身,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解决问题,能够把我要做的东西做的非常的有意思,做的非常稳。所以现在是最好玩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年将是视频分享站最艰难的一年,接下来的游戏会复杂了,以前无非就是融资,我正好以前做过类似的事情。把技术平台搭起来,虽然有挑战,但是也知道是怎么做的。这两块都好做,有资金,有技术就都来了,很简单。现在这个游戏开始变得复杂了,一倾向内容,谁拥有什么样的内容,法律关系是什么,这是很大的一块了。另外一块,可以开始看到所谓的巨头出现,包括腾讯、门户、以及其他的应用平台,包括海外的这些公司,Youtube、Google也好,所以现在是一个真正开始四方混战的时候。以前你可以躲在视频分享的小盆地中,自我感觉很良好,现在发现盆地不存在了,都是一马平川的平原,所以接下来是很好玩的事情。

  腾讯科技:你觉得巨头的威胁大,还是同行的威胁大?

  王微:我觉得没有什么区别,看大家做什么事情。巨头有巨头们的做法,比如我很容易预测出来,新浪做什么,做什么,美国的公司大概做什么。我们的同行可能不太好预期一些,包括他们做什么事情,到目前,比如我和黎勇劲聊,我们都很挠头,觉得这么做好像有点不可思议,我们以前觉得不可思议的一些事情,都已经纷纷倒掉了。所以看吧,这种不可预期,也是有不可预期的有利性。还有很多事情,但是现在是一段变幻莫测的时期。

  未来会有主流视频站倒掉

  腾讯科技:您说现在是变幻莫测和好玩的时期,之前有很多视频站倒掉很多,那么您认为,我们现在一些主流的视频站是否也会倒掉?

  王微:会。

  腾讯科技:您觉得是什么原因呢?

  王微:最主要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像过河一样,过河是希望自己肌肉结实,比较的灵巧,踩稳河床能够过得去。如果你不小心,把自己搞的很庞大,但是是浮肿的,脚底下没踩稳当,所以不知道被冲到那里去。

  腾讯科技:所以您觉得视频还是有很多不确定的风险?

  王微:那当然,我们是在过河呀。

  腾讯科技:接下来三年市场会怎样?还有接下来三个月,您会做一些什么事情?

  王微:这个问题我一般来说只考虑长期和短期的事情,从来我认为中期计划都是扯淡。三年之后,肯定不用说,就像三年之前有人问我,三年之后怎么样一样。三年之后你会看到通过互联平台传播的视频会在、电视、电脑屏幕上广泛的出现,质量已经完全可以达到今天我们看电视的水平。所有的人都会很习惯于通过视频,想看到什么节目就看到什么节目,不一定从一个平台上,因为可以从多个平台上获得想看到的节目。各个平台会出现很大的分化,会有多个大型的东西出现,为不同的用户提供不同的内容,这应该是三年之后。

  短期来说,三个月之内,目前来说一个是版权的事情,版权和内容标记的事情,希望这样能够把我们的内容进行控制。第二在品牌广告主方面,在中国广告的效果评估分析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所以我们在三个月之内在这块会推出一个,不是计划,是具体做一些事情,能够让大家看到之前在互联上没有任何一个品牌是可以通过互联做出平台的,品牌还是通过传统媒体做的,我们希望通过互联,通过富媒体可以做出一个很新很酷的平台。

  腾讯科技:广告这方面还是值得大家期待的,也希望土豆能够朝着自己的方向走得越来越好。谢谢王总。

  王微:谢谢!

  中国100位互联CEO全景调查

设计观点
世界史
单机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